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闪耀红星 > 第三十三章,驰援会泽二

第三十三章,驰援会泽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感谢乖乖痛大美女打赏,感谢我的好兄弟,神的请求和学做坏孩子对我的支持。首日分类强推效果不错,非常感激每一位来看书的亲们,是你们让我有继续努力的动力,谢谢大家了!
  很快人群就来到宿营地边上,不知是谁最开始发出一声欢呼,让后直属连一个个陆续爬起来,主动跑过去帮忙。夏新生也很快就被吵醒,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揉了揉干涩的眼皮,爬起来跟着队伍走了过去。原来苏进带着特务营主力到达了。好家伙,一百多匹骡马停了好大一片,驮着大包小包的物资。战士们和直属连一样,带的都是弹药和粮食,被子等能省下空间,勉强不用的东西,一样没带。
  夏新生挤进人群,用力的一拍苏进的肩膀,伸过右手去哈哈大笑着说:”教导员你挺厉害的啊,带这么多东西,还就只比我们慢这么点。“
  苏进握住夏新生的手说:”我们骡马配的多,战士们没有什么负重。走的也轻松一些。倒是你们背了五十多斤东西,还要一路上搜索侦查、修复道路。你们才是真不容易呀!“
  夏新生摆了摆手说:“不说那些了,赶紧安排战士们休息会,说不准什么时间就有任务了。”
  这会人多了,搭的棚子不够了,也没有那么多的东西拿来再搭。后续过来的教导营战士只能找个避风的山坳子,用树枝一垫再铺上点树叶什么的,就做成了一个大通铺。
  还好天公作美,加上时值五月,天气早已暖和起来,直接睡到地上也没有什么影响,周围再点上几堆篝火驱走蚊虫和湿气,也算得上难得的床铺了。夏新生和直属连战士们将棚子让了出来给伤员和作为指挥部之用,跟其他连队一样搬到山坳里安顿下来。
  刚忙完,九军团的同志们就带着热水过来让教导营一个连一个连的烫脚,挑血泡。看见炊烟一阵阵的冒起来,夏新生怎么也歇不住了,让直属连的战士们过去帮生火的同志挖无烟灶,避免烟太大出现问题。自己则和苏进一起去找何长工。
  要说这何长工,他的人生基本可以分作三部分来讲述。
  第一部分可谓闪闪发光,1900年生的湖南华容人。1918年毕业于湖南长沙甲种工业学校,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在法国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在湖南南县、华容从事学生运动,曾任新华中学校长,并任该校党委书记,创建该地区党团组织。
  1928年何长工成为井冈会师的关键人物,他奉主席之命到韶关寻找朱德部队。其后一路平步青云,历任红五军五纵队党代表。红八军军长,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委员、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红五军团十三军政委、红军大学校长兼政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粤赣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军委纵队第二梯队司令员兼政委,遵义会议后任红九军团政委。
  一眼看来,全是闪闪发光的光环,一度是太祖身边的第一大红人,红得发紫那种。埋骨外蒙的那位元帅这个时候和他比起来弱爆了。只是在会师之后,由于一些原因急转直下,从此一位军政双优的大才只是负责后方军事教育工作,后来的授衔也因为转入了行政体系而与大将失之交臂。再往后就不足道了。
  当然夏新生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个,只是听人约略提起过这么一位大人物,来自后世的记忆基本对何长工没有什么印象。由于还要迎接陈赓一行,九军团的指挥部设得离这边很近,夏新生二人很快就到了地方,其实也就是夏新生他们睡过的棚子,熟门熟路的通报后,何长工热情的走到外面迎接。
  敬礼握手之后,夏新生开门见山的说道:“首长,我们是过来请您安排任务的。”
  何长工笑着将夏新生两人带到棚子里面,请二人坐到弹药箱临时充当的椅子上,并为两人倒了来开水后说道:“你们不要着急,现在情况还不算太紧急,敌军也很疲劳,行军速度并不快。只有吴奇伟带罪立功心切,带着他的几千残军跟在后面跃跃欲试,倒是没有大碍。更何况,中央对于这次的安排另有想法,要等陈赓所部到来之后才能知晓。你们稍安勿躁,安心休息。很快就有任务下来了!”
  三人又说了会话,互相介绍了彼此队伍的情况。教导营不用多说了,只是这时候的九军团并不是很乐观,扎西整编时九军团就只剩下了三千多人,加上这几个月来连续作战行军和非战斗减员。目前只堪堪达到三千人,战斗人员只有两千七八百人,枪械配置倒是高了不少,在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人有枪。
  现在在教导营运来的补给补充下,九军团平均每人有了二十发子弹,手榴弹每人也能有两颗,粮食补给了不少,倒是可以算得上很富裕了,当然比配双枪每人六十发子弹,六颗手榴弹的教导营是比不了。不过双方加起来离四千人枪不远,对于接下来的作战,何长工倒是充满了信心。
  这一夜并没有什么动静,教导营全营痛痛快快的睡了一晚上,除了上半夜起来查了几次哨,夏新生也睡得非常香甜,第二天一大早爬起来,精神稍微好了一点,只是全力行军之后的后遗症显现出来了,腰酸背疼得怎么都不得劲,熬狠了夜哪怕补了觉,头依然有些疼。带着全营在林子里慢跑了一会,出了点汗才好不少。
  感谢乖乖痛大美女打赏,感谢我的好兄弟,神的请求和学做坏孩子对我的支持。首日分类强推效果不错,非常感激每一位来看书的亲们,是你们让我有继续努力的动力,谢谢大家了!
  很快人群就来到宿营地边上,不知是谁最开始发出一声欢呼,让后直属连一个个陆续爬起来,主动跑过去帮忙。夏新生也很快就被吵醒,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揉了揉干涩的眼皮,爬起来跟着队伍走了过去。原来苏进带着特务营主力到达了。好家伙,一百多匹骡马停了好大一片,驮着大包小包的物资。战士们和直属连一样,带的都是弹药和粮食,被子等能省下空间,勉强不用的东西,一样没带。
  夏新生挤进人群,用力的一拍苏进的肩膀,伸过右手去哈哈大笑着说:”教导员你挺厉害的啊,带这么多东西,还就只比我们慢这么点。“
  苏进握住夏新生的手说:”我们骡马配的多,战士们没有什么负重。走的也轻松一些。倒是你们背了五十多斤东西,还要一路上搜索侦查、修复道路。你们才是真不容易呀!“
  夏新生摆了摆手说:“不说那些了,赶紧安排战士们休息会,说不准什么时间就有任务了。”
  这会人多了,搭的棚子不够了,也没有那么多的东西拿来再搭。后续过来的教导营战士只能找个避风的山坳子,用树枝一垫再铺上点树叶什么的,就做成了一个大通铺。
  还好天公作美,加上时值五月,天气早已暖和起来,直接睡到地上也没有什么影响,周围再点上几堆篝火驱走蚊虫和湿气,也算得上难得的床铺了。夏新生和直属连战士们将棚子让了出来给伤员和作为指挥部之用,跟其他连队一样搬到山坳里安顿下来。
  刚忙完,九军团的同志们就带着热水过来让教导营一个连一个连的烫脚,挑血泡。看见炊烟一阵阵的冒起来,夏新生怎么也歇不住了,让直属连的战士们过去帮生火的同志挖无烟灶,避免烟太大出现问题。自己则和苏进一起去找何长工。
  要说这何长工,他的人生基本可以分作三部分来讲述。
  第一部分可谓闪闪发光,1900年生的湖南华容人。1918年毕业于湖南长沙甲种工业学校,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在法国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在湖南南县、华容从事学生运动,曾任新华中学校长,并任该校党委书记,创建该地区党团组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