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闪耀红星 > 第九章,革命的钢刀只能插向胸膛

第九章,革命的钢刀只能插向胸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来,训练效果非常好,所有人都将一套扑俘刀记住了。就差学习完实战应用讲解之后,就只剩下刻苦练习,和实战中的个人领悟了。
  夏新生仅仅讲了第一招就讲不下去了,对着一群最质朴的战士,一群gczy的狂信者,可把他急坏了。根本就没有人认为刺大腿,割关节是对的,哪怕刺肚子都是不对的,觉得不往胸膛上招呼就是不革命。更有甚者,拿出了党报上的典故什么“像一把钢刀插进敌人胸膛”的号召。
  连贺东生、钟伟两人都觉得打仗的时候情急之下使用是情有可原的,训练的时候,不对着敌人胸膛训练的战士就不是好的革命战士,那是犯错误。
  郁闷得夏新生脑门子都快锤穿了。拉着钟伟和贺东生单独沟通,夏新民还没开口,贺东生就说道:“连长别说了,这事没得商量,对着胸膛训练绝对没错,党报都登了的怎么会错呢,党报上要错了,岂不是中央也错了,夏连长你可别犯错误啊!”
  两人轮番上阵,驳得夏新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得!原想说服别人来着,反倒被痛心疾首的劝诫了一番,看来这日子是真没法过了!
  夏新生揉着脸颊,似乎抓住了什么,“对,党报,中央,犯错误!就是它了!“夏新生一拍大腿,冲着党中央的院子就跑了起来。
  夏新生一路问来,倒是没费太多功夫就找到了太祖的住处,正好太祖在。一番通报之后,太祖亲自出来迎夏新生,这到是让夏大连长受宠若惊,按下一番寒暄感谢什么的不提。
  主席将夏新生领进屋子,说:”我听刘鼎过来汇报了情况,说你对匕首这个小小的刀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啊,我算算时间,你应该连早饭都还没吃到嘴里,这会马上就要吃晚饭了,我已经给你准备饭了,就在我这吃,先给我也普及下可好?。“
  夏新生很是拘谨的说:”那就谢谢首长!“
  主席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代沟吧?我们大多数人都要你来我往的推拒半天,才坐下来吃,多麻烦哟!哪像你,爽快,我很喜欢!快给我说说这个匕首吧!“
  ”是,这匕首只是近战武器之一,要说匕首。我觉得说白了,战斗也不过就是两帮子人弄个地方互相伤害嘛,什么招好使、管用就使什么招。就我军的顽强作风,和我们的物质条件,大都是要跟敌人出现白刃战的。目前我们所用来打白刃战的威力最大的武器是:刺刀,梭镖和大刀三种。“夏新生说道。
  想了想,夏新生接着说:”先说这刺刀,它杀伤力很大,而且,体积小重量轻,只要往枪上面一挂就可以打白刃战了,还有很多其他的用处。只是,目前刺刀受材料的影响,容易损毁,卡在敌人身体里,脱落等问题都出现了不少。“
  ”梭镖要论它的结构,也就一枪头加一木头杆子,要不是高手,一旦被欺进身来,基本没太多办法,而且木杆也会出现被弄断的情况。
  大刀呢,威力不错,虽然精通有难度,但是学起来还是很简单。不过,它是大开大合,硬碰硬的家伙,刀口砍卷了,脱手了的情况常有出现,而且大刀最好的攻击距离在刺刀和拳头之间,这决定了它很容易打成肉搏,而且刀刃一般都磨成斧子刃,可见它在贴身肉搏时并不好使。
  面对这些情况,我们就需要匕首来作为在拳击距离上和失去上述武器时的补充,而且一旦贴得身来,也算得上是威力巨大。除此之外,我们在抓舌头,摸哨,摸营时。匕首的轻便,易于隐藏的优势将不可替代。它还可以用作野外生存。
  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它造价低,一斤钢铁可以打好几把匕首。但是它在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手里,利用有利环境,即使对上一个班,也有打赢的可能!“夏新生说道。
  主席点了点头说:”看来,匕首这小东西比秤砣还小,也是能压千斤的哦!确实很适合红军。特务连的同志们多久可以练好?”
  夏新生一脸羞愧的说:“主席,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本来,战士们都已经学会动作套路,只要学习完实战应用,再经常练习,就能在实战中使用了,可就在我给他们讲解时出现了大问题。”
  在主席询问的眼神下,夏新生将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出来。太祖缓缓的说道:“这确实不是小问题哟!问题的根子根子还是在左边...............,”主席仰头思考起来。
  警卫员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倒下把椅子将一块弹药箱拼的板子搁上面,端来饭菜放在上面,再取来三副碗筷,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主席与夏新生两人谁也没有去注意饭菜过来。
  又过了一会会,主席的烟眼看就要烧到手了,夏新生起身,轻轻的从太祖手里取烟头,才将主席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太祖微笑的看着微躬着身子,探着手要取烟头的夏新生。
  主席微微抬手作势要在鞋底灭烟,微一迟疑,又呵呵笑着将烟头递给夏新生说:“好了,咱们边吃边谈,本来请了恩来过来一起吃这红辣椒,这会还没过来,估计是手里头的事情还没忙完,就不等他了,只能怪他没有这口福哦!”
  “谁说我没口福哦!”主席话音刚落只听见副主席的声音从屋外响起,话音刚落副主席就到了门口。
  主席和夏新生忙起身相迎。进得门来,副主席指着小碗里的红辣椒说:“为了吃到主席这珍藏的红辣椒,我是紧赶慢赶,生怕来迟一步,就吃不到喽!”
  三人大笑着入席,简易的桌子上摆着三个菜,勘称辣椒全席。一土碗腊肉烧干椒,一大土碗洋芋粑粑炒辣椒,再一小碗泡红辣椒,旁边放着一小盆子白米饭。
  主席端来一缸子凉水放到夏新生面前,一人碗里夹了个辣椒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所以啊,先把凉水给准备好,要辣着了,就喝两口。”
  周副主席给每人发了双筷子说:“我倒是很希望能够辣一下他的,他今天跟我们打了一上午的哑谜,怎么也要让我出了这口恶气!”众人大笑起来,夏新生咽着口水,夹了了块一指来厚的肥肉,深嗅了一下,陶醉的嚼着,咽下后,长长的吐出口气。再飞快的端起水大喝一口。
  在两位伟人善意的笑声中夏新生说:“我有不下二十年没吃到过这么好的肉了,见笑见笑。不过周副主席对我的控诉我可不完全赞同呢!我到这边来之前本来想要写一个关于战争的小说,我就找了各种版本的从辛亥革命开始后的历史资料看了,可以说,我军最凶险的时候莫过于现在所处的这一段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