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番外:格桑花 五

番外:格桑花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3-05-21
  
      那根锁链是千年寒铁所铸,锁头是皇家最心灵手巧的工匠打造,锁链另一头直接用铁水浇铸在墙壁上。
  
      慕容桀周身功力被封就已经难以挣脱,阜徵却还不放心,用特制的迷药限制了他的力气——蛊王百毒不侵,唯独对迷药无用。
  
      锁链很长,能拖到外面的院子里,只是现在的刹魂魔教教主连独身走到门口的力气都没有,瞪着将自己困在这里的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阜徵仿佛犹然未觉,指尖摩挲着他被铐住的手脚,“慕容,你知道吗?这些东西都是我一年前准备的,准备若是有一天我实在想你想得受不了了,就去魔教总舵把你抓来,留在我身边。”
  
      “你未免太大口气了!”慕容桀恨声道,若不是他连夜赶来的时候在路上被几个白道高手围攻受了内伤,岂会轻易被他制服?!
  
      比起之前的你情我愿,阜徵这种屈辱性的强迫让心高气傲的他恨到了骨子里!
  
      “你现在不就已经在这里了吗?”阜徵侧头亲吻他的鬓角,“而且慕容,你否认不了,你不会对我有防备。”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将他拷在这里。
  
      要强了一辈子,此时的慕容桀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话语,只得咬咬牙道:“就算现下没了武功,我也还是刹魂魔教的教主,你觉得你能留我多久?!”
  
      “你也别忘了,我是三军统帅,当今陛下唯一的弟弟,江湖再大,也大不过朝廷,”阜徵的指尖流连在他紫黑色的双眸旁,然后慢慢解开他的衣衫,“如果真的留不住了,慕容,我就杀了你,然后陪你一起死。”
  
      他说着,便勾了唇浅笑,只是那眼底凉凉冷冷像是覆了一层冰,完全不像个笑容。
  
      慕容桀一时间呆愣住了,那个心怀百姓、征战沙场但是笑起来爽朗美好的年轻人,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模样?
  
      是……为了他么?
  
      何必呢,他这种半只脚踏进棺材朝不保夕的人,有什么好的?
  
      阜徵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俯身细细亲吻着他的唇角,“慕容,是你把我带下地狱的。”
  
      从那个雨夜开始,从那格桑花丛中的纠缠开始……一切都再无回头的余地。
  
      ……
  
      边疆这几年算是安稳,阜徵便有了理由大部分时间待在府祗里不出门,终日陪着慕容桀。
  
      刹魂魔教的人中知道阜徵和这位教主的交情的人寥寥无几,加上慕容桀又习惯性天南地北地走动,所以一时未发觉他的窘境,他们倒也维持现状过了很长时间。
  
      不过阜徵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慕容桀更是见多了大风大浪,即使是现下这般情形也能折腾出各种逃生的办法,有几次甚至是想置阜徵于死地。
  
      他的脾气随着时间的增加越来越暴戾,盛怒的时候一双眼睛都能化作纯粹的紫色,一眼看去甚至骇人。
  
      阜徵被他弄得心头火起,又不能一剑杀了他,只能在床上百般讨回债来。
  
      越是如此慕容桀越是不甘,反抗得越激烈,一段时日下来,把两个人都弄得筋疲力尽。
  
      深夜的时候,阜徵总会用力将已经疲倦入睡的男子抱进怀里,好像这样就能完完整整拥有他的身心。
  
      也唯有这个时候的慕容桀才是安静祥和的,不会用那或冷漠或无谓或恨意的眼神看着他,直把他的心脏杀得体无完肤。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理智,只想把他留在他身边。
  
      相识相知十几年,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短短的两年,相思折磨了他近十年……
  
      那段时日里,这个男人是他所掌控不了的,天涯海角,江湖不见,那种无力感逐渐蚕食着他,他难受,一辈子都没试过这么难受。
  
      而现在能把这个人硬困在身边,任由自己摆布,这种近乎变态的施/虐感叫他心生罪恶的同时,也深深沉浸在这样满足的占有欲里。
  
      他忽然就能够明白他的皇兄和柳一遥明知前路艰难都要在一起的那种坚持究竟来自哪里。
  
      他爱慕容桀,他想每天和他在一起,纵横江湖,快意逍遥。
  
      可是慕容桀却没有和他一起坚持下去的念头。
  
      当慕容桀用断裂的筷子刺进他肩膀的时候,阜徵看着他杀意鼎盛的紫色双瞳,突然觉得很累很无奈,就这么倾身过去抱紧他,仿佛筷子深入骨肉的疼痛能压过心中剧烈的撕裂感。
  
      汩汩而流的血液顺着手滑进袖子下的皮肤上,有些烫人,慕容桀几乎是下意识放开了手,避免那筷子扎进去更深。
  
      但是等松手了才猛地惊觉,他为什么要放手?他失手之后要做的明明应该是把筷子拿出来,再继续捅进这个人的心脏里……
  
      “慕容……”阜徵忽然低声念着他的名字,“我是真的爱你……”
  
      慕容桀一时怔住。
  
      这是一句迟早了近十年的剖白,其中有深情也有痛楚,带着更多的却是绝望。
  
      明明所爱之人就在身边,为什么他还要受这相思之苦?!
  
      他那么爱他,他们之间却走到了这一步,当真是世事弄人。
  
      “慕容,为什么你就不能多喜欢我一点……”
  
      ……
  
      自那次动手失败之后,也许是因为阜徵的那句话,慕容桀虽是没有回答,但是也安分了不少。
  
      阜徵心中升起了微弱的希望,甚至觉得那么是这么不冷不热地一直过下去,也好过天南地北相思永隔。
  
      但是,那些激烈的斗争慢慢停止下来之后,他渐渐就发觉到了慕容桀的不妥。
  
      慕容桀过去虽然脾气不算十分之好,但是也不至于如此暴戾,四年不见,他的眼神都比过去多了几分嗜杀,只是之前心力交瘁,他没有留意,只当他是因为被囚禁而心情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