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想要什么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想要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3-04-06
  
      皇宫,乾和宫。
  
      阜怀尧换过衣服出来,已经是黄昏时刻了,虽然没继续下雨,但天边的乌云还未散去,乌蒙蒙的边缘露出一丝灰白的天光,渐渐暗淡下去。
  
      阜远舟就站在窗边,望着那片阴霾的天在怔怔出神,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这段时间里他似乎总是在想事情,不知在谋划什么,阜怀尧知道最近的事情刺激了这个骄傲的男子,他想帮点什么,但是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即使是信任一个人,也不代表不会去查他,尤其这个人是阜远舟——帝位之争多年明夺暗斗,阜远舟本以为已经足够了解这个三弟,可是他越是查,越是觉得阜远舟的背景和他所做的事情的神秘莫测。
  
      而且,很多东西,似乎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皇权能够掌握的东西了……
  
      “皇兄?”听到动静,阜远舟回神,看向那个站在那里似乎在思索什么的白衣男子,温柔微笑的模样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嗯。”看着他这般模样,阜怀尧不知心就定了下来,将那些纷乱的思绪沉进了心底,淡淡应了一声,走到他身边,站定。
  
      两人没再说话,不约而同地选择享受这段难得的安稳时光,静静地看着暮色张开巨大的翅膀,笼罩在这恢弘的皇城之上。
  
      这样的气氛太安宁,阜怀尧忍不住放松了从来都是绷得直直的身体。
  
      那些家国天下……暂且放一放……
  
      阜远舟恰在此时微微侧过身,伸手抱住他。
  
      这样的亲昵并不少见,阜怀尧没在意他的举动,也没察觉自己已经下意识将身体倚靠在了对方身上。
  
      宫灯初起,照亮了一方天地,柔和的烛光打在男子素来冷厉的面容上,似乎将那份凛冽也融化了去。
  
      阜远舟心里一片温软,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轻吻他的鬓角。
  
      有归巢的夜鸟飞过,在空中留下一道模糊的影子,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内。
  
      看着那鸟儿飞远的影子,阜怀尧冷不丁的想起了连晋的话。
  
      ——我觉得其实你和他在一起,也未必不是好事,无论是我还是老庄甄侦他们,能给你的东西都及不上一个三爷。
  
      他说的没错,这样的乐宁静安,是除了阜远舟之外,没有任何人能给的。
  
      人这一世,能于茫茫苍生中找到最爱的那个人,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只可惜,知道他爱他他也爱他又怎么样,想要在一起并非只有真心就足够的,有太多太多的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有太多太多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世事就是这般叫人无奈。
  
      两情相悦,长相厮守,不过是简简单单八个字,可是于他于他,于这天下许多人,都不过镜花水月海市蜃楼,可望不可及。
  
      察觉到对方似乎有些心绪不宁,阜远舟又唤了他一声,“皇兄?”
  
      阜怀尧一下子抽回神智,发觉自己正倚在自家三弟身上,不由得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直起了身子,“怎么了?”
  
      对方的动作让阜远舟微微失落了一下,伸手揉开了他眉间细微的皱褶,“皇兄,你心情不好?”
  
      “没有,”阜怀尧道,觉得夜风有些凉,便转身走入殿内,“只是在想些事情罢了。”
  
      阜远舟跟上去,给他找了件外袍披上。
  
      阜怀尧看着他细致的动作,忽然道:“远舟你还是没放弃去严舆一探这个想法?”
  
      阜远舟的动作顿了顿,随即自然道:“之前我就有提过,严舆可能是范行知驯养虎人的地方,现在欧阳的师兄师姐也在那里失踪,不管于公于私,我总不能不管吧?”
  
      “看来你和欧阳佑的师父倒是交情不浅。”看着对方低垂下来的眉眼,阜怀尧有意无意地道。
  
      “早年行走江湖,认识了不少人,能知道我身份的倒是就那么几个。”阜远舟道。
  
      “不管你们交情如何,”阜怀尧明锐的目光直直落在他身上,“朕也说过了,严舆那边,你无需多去理会,朕自有办法去查。”
  
      阜远舟摇了摇头,道:“远舟不是不相信皇兄的能力,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就必须亲自走一趟榆次山脉。”
  
      阜怀尧语气淡淡:“就算你以一敌百,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朕手下有的是人,何必要你一介王爷亲自跑去?”
  
      “即使皇兄手下高手如云,但折损过多人马未免得不偿失。”阜远舟道,“而且想要进榆次山脉,并不是有很多人就能够的。”
  
      里面沼泽遍布,瘴气弥漫,野兽毒虫数不胜数,地形复杂难辨,更可能有虎人虎视眈眈,去的人不宜多,只能是最精锐的一批,医者机关师熟悉山林迷障的人等等这些都不可或缺,而纵观朝廷内外,有如此武功又能担任领头的,无非就那么几个,走这一趟,没个几个月是搞不定的,有空去的恐怕也就剩阜远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