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为君者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为君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3-01-14
  
      花菱福看着这个他的雪衣无尘,忽然觉得心口有些冷意上涌,“陛下后悔了?”
  
      阜怀尧眼神一闪,“朕从来不是会后悔的人。”
  
      “即使宁王殿下现在还生死未卜?”
  
      阜怀尧目光一顿,然后慢慢地移向她,面无表情,“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这般,花菱福似乎验证了什么念头,微微后退了一步,像是要避开什么可怕的噬人野兽,却又笑了出声,低低的自嘲的,“我早该清楚的,传说中韬光养晦的天仪帝最擅长的不是守株待兔,反倒是借刀杀人玩得风生水起。”
  
      这话实在刺耳得紧,阜怀尧都听得无意识皱了眉,一身肃杀之气更是加重。
  
      “难道不是吗?”花菱福直直望着他,四处无人,她也没有太多于人前的敬畏,“四支影卫中的贪狼和巨门,薛护卫长带领的银衣铁卫,蔺统领的禁卫军,宁王殿下亲自布下的防卫……我不是不清楚情况的文武百官,也不是爱你怜你把你当做是世上最好的人不会怀疑你的宁王殿下,能穿过重重防线到了御书房重地大肆杀人,劫持皇帝……我的陛下,您要我怎么相信这不是您的刻意纵容?”
  
      阜怀尧脸色微变。
  
      “如果我没有记错,巨门之首的子规大人便是用毒的行家,自文试考场出现巨蟒以来,他怎么会不给您准备防蛇避蛇的东西?自从肃王殿下的名字被提起时,您怎么会派人第一时间去开棺?想必肃王的陵墓里只有一个替死鬼吧?”作为皇后,她自是有自己的情报网,知道总比不知道好,不过现在花菱福倒是情愿自己不曾了解那么多,让自己的心越来越冷。
  
      为君者如阜怀尧,行一步看十步,你永远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东西,会做多少准备。
  
      “陛下您年幼便是皇太子,若是没有自保的手段,哪有今日赫赫威名的天仪帝?上次出宫在外尚能说是措手不及,这回……”染了凤仙花汁的指甲红得碜人,她五指微微掩了唇,像是在笑,舌尖却是苦的,“这回还是意外的话,那四大影卫之首和薛护卫长常公公蔺统领恐怕都已经以死谢罪了!”
  
      “花菱福!”阜怀尧低声呵斥,冷冽的语调里带着浓浓的警告。
  
      “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了么?”花菱福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警告,轻描淡写道:“我以为您知道我能看出来的,陛下您不就是因为我够聪明才没有废了我的位子么?”这个男人心心念念的都是江山社稷,若不是于他有用,他怎么会容得她私下放肆?
  
      阜怀尧一时无言以对。
  
      的确,花菱福太聪明了,做了几年夫妻,几番帮得上忙,对他来说,这个女子不是可以共枕夜话的妻子,而是一个智囊,一个可以掌控在手心里的幕僚,加之身份特殊,所以知道的事情不少,对他也了解甚深。
  
      昨天的事情其实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全部计划,参与的人包括亲信如苍鹭子规连晋等人都只是接到一份任务之后各司其职,所以启碌殿爆炸之后每个人表现得都是真实的一面,不会有人知道阜怀尧在其中的步步为营——除了花菱福这个意外。
  
      好一会儿,阜怀尧才开口:“你知道得太多了,就不怕朕杀了你么?”
  
      他微微抬眸看向花菱福,眼角泪痣跟着轻动。
  
      很多人都觉得他这般面容加上那颗泪痣就变得艳丽,但是花菱福却觉得那更像是血色屠刀之下的亡魂缠在其中,不然怎么会光是看就能感觉到有血腥味在弥漫?
  
      “我只是您不会杀我的,起码我还有些用处,”无论是脑子还是这皇后的身份,“何况就算您杀了我我也没什么怨言,您对自己都能那么狠,亲自舍身引蛇出洞,牺牲一个女人,对您来说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天仪帝果决铁血,从来不只是传言而已,他太懂得蛰伏懂得忍耐,一旦动起来,便是致命一击,无论是帝位之争还是更久以前年幼参政时对待不服从者的手段——那时候,针锋相对的人一个接一个消失获罪流放,所有人都知道和皇太子有关,却没有人找得到证据。
  
      花菱福微微侧头,凤形发环上垂坠下来的翡翠珠子轻微地晃动着,“肃王殿下不亲自出马,他埋下的暗棋就不会浮头,这些隐患不暴露迟早是祸害,您也没理由趁机搞垮和您作对的人,例如昨个儿楚大人斩的赵太师,他哪有胆子和肃王勾结?不过是反对您重用您培植的那些年轻亲信屡屡叫门生给他们下下绊子,拖了几次新政实施的时间,耽误了大事,可惜他没实权却有名望,不是谋逆大罪怎么斩得了这位三朝元老、先帝的老师?还有祝太史令,他似乎一个不小心把先帝早年的情史记载在史册里珍藏起来了吧?福锦侯家的小世子是纨绔子弟一个,想造反肃王都看不上他,强抢民女民怨沸腾的事情都是干的不少,死得也不冤……”
  
      阜怀尧越听眉尖越是蹙紧,“你这语气,莫不是怪朕手段狠辣了么?”
  
      “您本就心狠手辣,我不奇怪,”花菱福道,眼里的浮光带着莫名的悲哀,“只是我没想到您会将宁王殿下也算计其中。”
  
      阜怀尧的唇动了动,眼神有一瞬的苍茫,“他是阜远舟。”誉满天下的神才,朝廷里的第一高手,“朕没想到他会……”会几乎死在那里。
  
      花菱福没有说错,他身上带着避蛇的药,那两条蛇不会咬他,阜怀尧完全可以让阜远舟拖延到对精通毒物的甄侦来援救,而不是自己亲自动手。
  
      他之所以没有说……
  
      “您还是不够信任他……那么现在您看出了宁王殿下的真心了吗?看出了他和肃王确实没有勾结了吗?彻底相信他不再谋求帝位了吗?”花菱福一连发问,却没企图得到阜怀尧的回答,目光遥遥看向了通往内殿的路,笑得好像真的为他高兴似的,“噢,还顺便查探出了苏酒才的武功和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以及宁王的一些暗桩,”秦仪便是个意外收获,“加上您衣不解带彻夜照顾,任是谁看了都知道您疼爱弟弟情真意切感人至极,心高气傲的苏酒才恐怕也对您这个传说中冷血之极的皇上开始有好感了吧,若是想要掌控二人让他们为玉衡效力,以后可就更容易了,妾身真该恭喜陛下又笼络了一批贤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