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乱子

第一百三十七章 乱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2-11-28
  
      背后那人一身雪青,面容柔雅,不是甄侦还能是谁?
  
      尽管他的神情无异语气也无异,不知为什么苏日暮就是看出一丝气急败坏来,于是摆出了一张顶级无辜的表情,简直比那让六月飞霜的窦娥还要叫人不忍心责备:“人多,又不是小生想乱跑的~~~”
  
      大概两个人都没听出来,苏大酒才那一米米撒娇的语气吧……
  
      甄侦闻言,虽然不信以他的武功还能跟丢,不过也想不出别的答案,心里便缓了火气,绕到他受伤胳膊的那边,带着他往高台那边走去,“跟紧点。”走了两步,忽的奇怪地看向他的头顶,“你的斗笠哪里来的?”
  
      苏日暮脸色如常,“顺手买的,有点热。”
  
      不过是一件小事,甄侦也不疑有他,带着他继续走。
  
      苏日暮不着痕迹地瞥向某一个方向,确定了赵衡的身影消失在巨门影卫的监视范围了才收回视线。
  
      他不清楚那时候阜远舟派走赵衡做什么,不过总该是小心为上的好。
  
      阜远舟就是在这时候看到他们的。
  
      高台本就是为了纵观全场才建的那么高的,他留意着四周的情况,忽地就瞄到了那个熟悉的书生身影,瞬间气不打一处来——闻离你这个笨蛋缺只胳膊(……雾……)还跑来凑什么热闹?!
  
      旋即再看到拉着他的甄侦和他们正在走的方向,阜远舟眉头就是微微一皱。
  
      看来是有了什么事了,不然甄侦不会随便放苏日暮出门——他也说不清这是哪里来的认知。
  
      阜远舟心里揣测着甄侦的来意,正想叫侍卫去接一下人,蓦地脸色就是一变。
  
      因为他看到有人接近了苏日暮和甄侦。
  
      本来现场人山人海的,人挤来挤去也是正常,但是在人群里看不出来,居高临下时内行人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有几个明显武功不弱的人在刻意靠近他们两个,形成围攻之势!!!
  
      平静了一早上的局面瞬时被打破。
  
      这,是冲着苏日暮还是冲着甄侦来的?
  
      还是说本来针对武举的人看到他们之后就转移了目标?
  
      抑或是对方打得就是一网打尽的主意??
  
      既然这些人恰好在这个时候对苏日暮和甄侦动手了,是不是意味着江亭幽或者是幕后黑手就在附近???
  
      阜远舟的脑子里瞬间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也想起了之前针对苏日暮先是铺天盖地后是不见踪迹的追杀,想起了甄侦的影卫之首的子规身份,身体却在下意识站起来之前就硬是按捺了下去。
  
      他看到了那几个人的眼神。
  
      冰冷的,兽性的,不带感情的眼神。
  
      这样的人,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杀戮是唯一的乐趣,万一惊动了他们,破坏了他们的围攻,恐怕这些人不会吝啬于大开杀戒——周围无辜的百姓实在太多了。
  
      而且他们身上不会有杀气,杀气是想杀什么人的时候产生的气息,可是这些人把杀人当成像是吃饭那么自然,没有针对什么人,自然不会有杀气流露出来。
  
      敢收容和驱使这些杀人工具,他们背后的人当真变态……
  
      阜远舟暗骂了一声,心里千思百转,想着用怎么样不惊动别人的办法通知苏日暮和甄侦周围的敌情,不着痕迹拿下这伙人。
  
      他已经看到了他们袖口处露出来的武器了。
  
      阜远舟知道甄侦身边肯定跟着巨门的影卫,只是擂台区下面实在太多人了,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影卫也一时察觉不到。
  
      擂台区下,甄侦和苏日暮停了下来。
  
      因为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很多,加上比武台上正是打得精彩的时候,谁也不肯让路,两人只好先驻足往台上看去,客串一把观众。
  
      “那一招……”苏日暮摸了摸下巴,“好像是崆峒派的吧,年纪轻轻倒是功夫不错,崆峒派这些年没落了,总算是出了个好苗子。”
  
      这副前辈般的语气让甄侦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年纪轻轻?你的年纪似乎也不大。”
  
      苏日暮飞去一个白眼,正想说什么,目光忽然一顿,看向不远处的高台。
  
      甄侦见他表情古怪,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高台之上,蓝衣的青年正遥遥看着他们,六道目光对上时,前者突然将右手里拿着的茶杯一倾,茶水立刻洒了一地,而左手与此同时飞快比了几个手势。
  
      一。
  
      三。
  
      四。
  
      七。
  
      九。
  
      看起来,似乎是一串数字。
  
      甄侦愣了一下,看向霎时脸色微变的苏日暮——宁王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甄侦就动了,连苏日暮的回答都顾及不上,他一流暗杀者的直觉就告诉他,不能停在原地。
  
      所以他拉着苏日暮猛地一退,甚至不怕撞到后面的人,一把连着天蚕丝的银刀就带着掉落的斗笠飞了出去。
  
      人群中有人惊呼一声,纷纷后退。
  
      不过银刀却没像他们想的那样失控,而是转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深深扎进一个看似普通面带刀疤的汉子脖颈声带上,那汉子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倒在了地上,痛苦地翻滚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