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鼓舞

第一百三十二章 鼓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2-11-22
  
      玉衡丰景一年,四月十九日,武举初赛开始。
  
      尽管昨晚凌晨才睡,阜远舟还是早早起了身,既然接下了武举主考官的位子,他自然是要为了兄长做到最好的。
  
      “武举诸事有远舟看着,皇兄无须担心。”阜远舟道,想了想,还是觉得不甚放心地叮嘱:“皇兄……”他摸摸鼻子,“武人舞刀弄枪的,现场实在不安全,你还是留在宫里等好消息吧~~~”
  
      昨个儿的事情委实惊飞了阜远舟的三魂七魄,恨不得他一步不离自己的庇佑,只是武举一事他走不开,只能退而求其次,除了“督促督促”苍鹭和薛定之干好护卫工作,他还让秦仪和其他刹魂魔教留在皇宫的钉子多注意一点。
  
      而且,他有些担心今天的武举会不会出什么乱子,即使将阜怀尧带在身边,也忧心会顾及不到他。
  
      阜怀尧自是知道对方害怕他又跑出宫去,禁不住牵了牵嘴角,安抚地拍拍他的脑袋,“朕不会出宫的,你放心吧。”
  
      得了兄长的保证,阜远舟这才安心,对他颠倒众生般一笑,便转身走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许久,阜怀尧方收回有些异样的目光,唤了一声:“寿临。”
  
      寿临应声而入,有些忐忑地偷偷瞥了一眼帝座上的雪袍帝王。
  
      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今天的天仪帝似乎和平日里有些不同,似乎……变得更冷更冰了。
  
      还是永宁王殿下在的时候好,起码那会儿的陛下寒气没那么重……
  
      “宣卫铎进宫。”阜怀尧淡淡道。
  
      寿临愣了一下,才应了一声“是”。
  
      心里却是奇怪,这会儿正是武试开始,礼部尚书忙得很,天仪帝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么急着把人叫来?
  
      不过他只是区区一个小宫人,不敢揣测圣意,唯有把疑问咽下肚子里去,乖乖去宣旨。
  
      想必卫尚书的疑惑不会比他少吧。
  
      ……
  
      京城城门外,武举初赛现场,还不到开试时间,这里已经人山人海,不少武试考生在专门劈出来的区域热身,刀枪棍影的,围观的百姓不知其中高低优劣,只觉得看得精彩,便喝彩连连。
  
      有官兵在维持秩序,三步一人五步一岗尤嫌不够。
  
      这等场面自然不便单独出行,不说安不安全,单是皇家体面已经是身为皇室子弟要时刻注意着的事情了,阜远舟难得带上了一队护卫,帮他在前面开路。
  
      听得锣鼓仪仗开路,再看见那四爪飞龙金绣蓝底旗帜,百姓们便知是有神才之称的永宁王的座驾亲临了,不由得纷纷探头看去,想一睹这位传奇人物的真面目。
  
      车马一路畅通无阻,停在了主监考官席位高台下,但见侍卫英伟,刀剑冰冷,不穷奢极欲但大气精致的四马车驾上,有粉红衣饰的宫女掀开了鹅黄的帘幕,一道蓝影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那一抹蓝,比天空更纯,比海洋更深。
  
      一双白缎锦面羊皮里皂靴缓步踏出了车厢,高大伟岸的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袭纯蓝双襟长衣,外罩淡金织锦蔷薇绕龙花纹同色袍服,行动之间宽大的衣摆拖曳过地,玉坠撞击在一起轻微作响,乌金发冠拢了一簇青丝,余下的长发自肩垂坠而下,沉甸甸的,似是要垂到人的心中。
  
      他微微抬起头,曜石双瞳映进了明黄的阳光,折射出璀璨的光芒,远山双眉,萧疏轮廓,他勾唇,轻笑,唯见仪态尔雅,容颜惊世,叹绝苍生。
  
      若不是那腰间长剑太过森冷妖异,谁能想象得出这么一个俊美绝代的人儿,竟是有着“神才一怒群雄俯首”的惊人武功。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阜远舟足尖一点,人身轻如鸿雁,拔地而起,也用不上阶梯,几个腾跃,转瞬之间便落在高台之上,长发与衣摆被掀得向上舞动翻滚如云如雾,他站定,用内力将声音平平送出,几里内外,清晰犹在耳侧,将所有喧嚣都压了下去:“诸位平身。”
  
      稍微晚来一步的庄若虚和连晋呆在人群外,闻言禁不住对视了一眼。
  
      “这等功力……”庄若虚皱起了眉头,“我想不出朝廷里还能有谁制得住三爷。”
  
      “他不是早就是皇朝第一高手了么?之前我还有把握扛下一百七十招,现在看来……”连晋有些无奈地揉揉自己的鼻子。
  
      疯了一场之后武功不退反进,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青六打扮蒙着面罩的宫清站在他旁边,举目看向远处高台上的蓝色身影。
  
      所谓神才,果真得天独厚——只是半生坎坷造就如今的传奇,不知于他而言算不算得上是一件幸事。
  
      不过这般七分相似的轻功身法,让他再度确定了阜远舟和刹魂魔教定是有什么关系,而且他师父也说过,这轻功是教中仅有几个权高位重之人才会用的,只是魔教十几年前已经被武林正道铲除了大部分势力,其余的全都不知所踪,怎么会和当朝王爷扯上了干系?
  
      庄若虚交代了一声,朝主考官席位那边赶去。
  
      等到行礼的百姓起身,另一位主监考官庄若虚上来,阜远舟看了他一眼,才继续道:“今日是武举初赛,本王和庄大人都是主监考官,不想喧宾夺主,诸位无须多礼。”微顿,微笑,“陛下命年号为丰景,再开武举,就是为我玉衡选拔人才,开创玉衡盛景,来参加武举的考生都是我玉衡好儿郎,在场的也许有人是为国为民而来,也许有人是为扬名立万光宗耀祖而来,但是,”
  
      他话锋一转,脸上神色从温文化作凛然,引得众人侧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