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六十章 孙真

第六十章 孙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2-08-17
  
      锦州,瞿城。
  
      夜色晦暗,星烁不明,薄薄的云层轻烟一般弥漫在天穹上,夜幕下的小城暗沉沉一片,灯火寥寥,万籁俱静。
  
      一片偌大的废墟里,被烧黑的焦炭和东倒西歪的墙壁,还是可以看出当时的惨状,有黄色的纸钱和灰烬在空中飞舞,烧尽的蜡烛剩下一滩蜡油,四下里只让人觉得阴气森森。
  
      玄八抱着白九的胳膊,小小声道:“九儿,要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你一定要罩着我啊~~~”
  
      白九一头黑线。
  
      灰三捅捅玄八的后背,“这是宫老大的家人,怎么会跑出来吓他?笨!”
  
      玄八看了看前面和连晋并肩走着的青衣人,望天——也是哦。
  
      黑一和赤五朱七嘴角抽抽——真好哄。
  
      前面的忽然两人停了下来,他们也赶紧停住。
  
      宫清看了看这片来过无数次的废墟,心下仍是有恻然之感,蹲下来将带来的蜡烛元宝之类的祭拜品一一摆好,宫清也不再端着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在旁边帮忙,几个亲卫也过来烧纸钱,黑一和灰三道了声“死者莫怪”,也在四周巡视了一下。
  
      孙家人的遗体虽然已经找到,但是大仇未报,尚且不能入土为安,这么一想,宫清心底内疚更深。
  
      连晋拍怕他的肩膀,“得了宫清,别这副半死不活的表情,范老鬼还等着你去宰呢!”
  
      宫清看他一眼,点起的蜡烛的火光映着他的半边侧脸棱角分明,宫清没说话,默默地站起来。
  
      “这里我已经来过很多遍了,没有看到有书什么的,就算有,说不定也被烧了。”他道。
  
      不止是他,亲卫们也找线索的时候也搜个底朝天了。
  
      连晋耸肩,“除了这里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找了,再搜一遍吧,聊胜于无。”
  
      众人正打算分开来找,忽地听到不远处黑一一句厉喝:“什么人!?出来!”
  
      他们都是一惊,纷纷转身看去,就见黑一伸脚一踢废墟外的一棵大树,树身被内力震得一阵猛晃,一个小小的身影“哎哟”一声,掉了下来。
  
      灰三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只是个小孩,赶紧扑过去捞住,免了个摔伤的结果。
  
      他滚了两圈,一停住就把怀里的小孩拎出来一看,发现居然是个惊魂未定的小姑娘。
  
      其他人走过来,连晋宫清借着微弱的光线瞧了一眼,吃惊:“怎么是你?”
  
      红头绳,旧衣裳,十一二岁模样,五官端秀长得伶俐,可不就是白天卖绣品的那个小姑娘吗?!
  
      看到是个孩子,黑一也纳闷了,过来扶起灰三,被灰三拽着免得她跑了的那小姑娘也站了起来,眼神飘忽飘忽地往宫清身上飘,就是没说话。
  
      亲卫们不解,白九问:“元……少爷,老大,你们认识这小孩?”
  
      “一面之缘。”连晋解释道,蹲下来瞅着她,问:“小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死了那么多人,可不是个小孩敢来的地方,不过这丫头倒是没怎么害怕,被这么多人围着也不胆怯,又瞥了一眼宫清,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答反问,嗓音脆生生的:“你是不是叫宫清?”
  
      众人睁大了眼睛,宫清也是一愣,没想到自己会被认出来,可是又看不出这小姑娘有什么威胁,就坦然承认:“是。”
  
      小姑娘又上下打量他几眼,道:“你的刀呢?让我看看。”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明明是她被抓住,倒好似是她在审问似的。
  
      宫清也不和她计较,解开背着的包裹,把上面的布一掀,露出里面的厚背刀。
  
      小姑娘眼睛一亮,松了一口气一般,态度立马亲切了不少,招招手,“果然是你……宫叔叔,我叫宁儿。”
  
      宫清疑惑,“宁儿?”
  
      连晋看他一眼,他摇头示意自己印象里不认识这么个人。
  
      宁儿也不解释,似乎不太放心在这里说话,只道:“宫叔叔,你跟我来,我有事要告诉你。”她指了指众人身后的废墟,意思很明显,是关于孙家的事。
  
      众人都心里微动——是真的有线索还是陷阱?
  
      连晋冲她笑了笑,问:“那我们可不可以跟着?”
  
      宁儿似乎有些担忧和迟疑,想了想,把目光投向宫清,似乎在问他们可不可信。
  
      宫清点头。
  
      宁儿道:“那就走吧!”
  
      宫清和连晋对视一眼,前者过去牵起她,“好。”
  
      废墟放这里跑不掉,倒是这宁儿出现得怪怪的,于是她带路,一伙人就随着走了。
  
      在路上,连晋好奇地问:“宁儿,你怎么知道他是宫清的?”
  
      宁儿答道:“我小时候见过宫叔叔,不过宫叔叔没见过我,白天我就觉得有点像,不过大街上也不敢认,想着宫叔叔一定会来祭拜……”说到这里,她眼眶有点红,“所以我就来这里等他,刚好听到你喊宫叔叔的名字,而且还有那把刀。”
  
      众人对视几眼,都觉得这丫头挺鬼机灵的,而且很大胆。
  
      避开更夫,一行人七绕八绕,绕到一个巷子深处的一进简陋的小院子前,里面依稀看得见还点着灯。
  
      宁儿一路都很谨慎,到了这里才微微放松,敲了敲门,低声道:“开门,是我。”
  
      里面立刻传来一阵脚步声,连晋等人听得奇怪,这声一听就觉得脚短腿短,莫不是又是个孩子?
  
      倒是宫清,脸色一下子变了,有些怀疑有些难以置信。
  
      一阵开锁声后,木门应声而开,有人举着灯,暖暖的灯光从里面水银一般倾照出来,习惯黑暗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眯了眯,随即宫清就听到一声熟悉又惊喜的唤声:
  
      “三叔!!”
  
      ……
  
      “皇兄……”
  
      “听话。”
  
      “皇兄……”
  
      “乖。”
  
      “皇兄……”
  
      “去吧。”
  
      “皇兄!”
  
      没有一点不耐烦的年轻帝王抬起头来,看着两人对比之下明显有些抓狂了的阜远舟,揉揉他脑袋,像是安抚一只大型皮毛动物。
  
      乾和宫烛光融融明亮一片,阜远舟一把将在寝宫都看着奏折的兄长扑倒,控诉:“皇兄你嫌弃我!~~~~(>_<>
  
      阜怀尧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望着他,“你这是哪里来的结论?”
  
      “那你为什么要人铺两床被子,还不肯和我一起沐浴!?”阜远舟委屈。
  
      这么暧昧的话让常年以面无表情著称的冰山系生物都脸色诡异地变了一下,顿了顿,艰难道:“远舟毕竟是大人了……”
  
      阜远舟用一种“你骗小孩啊”的目光看着他——难道这几个月他是小孩不成……呃,貌似心智算……
  
      永宁王殿下纠结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阜三爷举起一只爪子,上面缠着白色的绷带,他颇是无辜:“可是皇兄,这个……”未尽的话意思很是明了。
  
      也许是高手的怪癖,阜远舟不喜人近身,疯症没好的时候他曾派个宫女去伺候阜远舟沐浴,结果被直接丢了出来飞出老远,弄得宫人都心惊惊的。
  
      所以,毫无意外的,阜怀尧被打败了,“朕帮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