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五十三章 谎言

第五十三章 谎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新时间:2012-08-09
  
      办好所有事情,阜远舟又回了趟已经无人居住的永宁王府,之后赶回皇宫。
  
      他清楚每个月的今天阜怀尧都会有几个时辰和那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影卫秘密开会,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地出宫。
  
      可是当他回到皇宫,惊觉到处混乱一片,灯火通明的,一队队禁卫军和宫人都举着火把似乎在找什么人,步履急迫,还有人抬着一具尸体往外走,隐隐听到“刺客”“陛下”之类的字样。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那些杀手……
  
      阜远舟惊住,根本不敢细想,就一阵风似的往回赶,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阜怀尧的具体位置,落到地面顺手抓个士兵问:“陛下在哪里?!”
  
      他人跟鬼似的冒出来,那士兵被吓得脸色煞白,下意识道:“乾和宫……”
  
      话音未落,眼前蓝影一闪,抓他的人已经不见踪迹,他愣了好半晌,才缓过神来记起那是谁,大叫一声:“找到殿下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禁卫军里一阵骚动,影卫也影子似的在各个阴影角落里攒动。
  
      阜远舟一路扑回乾和宫,看到殿门了才想起自己一口真气就这么一直憋着,差点没摔下去。
  
      在那里来回踱步的常安看到他不怎么平稳地落地,霎时大骇,过去扶他,“三爷你受伤了!?爷,三爷回来了……!!”
  
      寿临也惶恐地过来。
  
      阜远舟来不及解释,就看到一抹白影匆忙出现在殿门前,他甩开常安和寿临,立刻走过去,小心翼翼仔仔细细抓住人把人察看一遍。
  
      阜怀尧也被常安那声喊惊了一跳,见他脸都白了,就对正吩咐禁卫军不用找人了的常安道:“常安,传御医!”
  
      “我没受伤,只是赶得太急岔了真气而已。”阜远舟调着内息匀过一口气,摆摆手,解释道,又忙不迭追问:“什么刺客?皇兄你没事吧?”
  
      “朕无碍,”阜怀尧一边道一边拉着他进了内殿坐下,还是皱着眉把人打量了一轮确认没事了才松了松眉头,“只是有个杀手不知被什么人杀了,尸体丢在路边,被朕碰上了。”
  
      因为子规白鹤飞燕苍鹭四人身份特殊,离宫的时候走的是一条专门给影卫用的小路,阜怀尧跟他们走了一段,随即就在旁边的草丛里看到个穿着太监衣服的人死在那里,一检查就发现是混进宫的刺客,明显的杀手特征,身上带着凶器。
  
      他们到的时候尸体的血还是完全温热的,杀他的人估计是听到脚步声所以匆匆离开没有处理好尸体,这么一来就不会是侍卫或影卫干的了,否则没必要躲开,不过也不知是敌是友。
  
      阜远舟目光微寒,正让寿临倒杯水过来的天仪帝没有看见。
  
      跟进来的常安看了看,蹙着眉头有些忧心忡忡地退了出去,示意所有宫人都在外面候着。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现在这个情景,气氛相当诡异——两个人,都似乎在患得患失……
  
      喝杯水喘过几口气的时间够让阜远舟弄明白情况了,阜怀尧提前结束了和影卫的议事,结果看到了有个杀手死在宫里,回来又发现他不见了,才这么大动干戈发动禁军找人,不过……
  
      他一把将人抱住,舒出一口气,语调都有些飘渺,“皇兄,你把我吓死了……”
  
      就像江亭幽说的,这个人简直成为了他的弱点,连碰上一碰,都疼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他想留着这个弱点,因为不舍得舍弃,而且甘之如饴。
  
      阜怀尧无声地叹口气,摸了摸靠在自己胸口的脑袋,他声音是一贯的冰冷无情,动作却出人意料的温柔,“这叫恶人先告状,朕又何尝不是?”
  
      本来还和子规飞燕他们说着杀手的事,一回来就发现整个皇宫都没有了那个整日和自己形影不离的人,影卫们也毫无所察,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还发现有具尸体,他活了半辈子的惊吓都集中在今晚了。
  
      谁都会怕,众人眼中强大得支撑着整个玉衡否认阜怀尧也不例外,不承认也好,心底终究沉淀着一丝畏惧,害怕哪一天,这个人会离开,不留一丝痕迹的——神才,上天所赐的贤才,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上天收回。
  
      他是那么的在意他。
  
      每个人都有无数需要肩负、需要忍耐、需要坚持的东西,很难用对与错或是成与败来衡量,这万里江山是他的责任,他必须去承担,他已经背负一个天地,再也担不起一个私心。
  
      本来以为只要这样每日看到阜远舟就已经足够,却发现在一起越久,那些藏在心底隐秘禁忌的感情就一日、比一日更深,不想他恢复,不想他离开,不想他死去,就这么一日一日、一日又一日缭绕成了心底的魔。
  
      可惜身为天子,无论对方是男是女,他都不该有这个心魔,他可以慈悲,可以怜悯,可以六亲不认,就是不能偏私,不能有爱这种迷人心智的感情。
  
      阜远舟抬起头,那人抱住他,却没有望着他,惯来冰封的眼底裂开了些许缝隙,细微地透露出了最真实的感情。
  
      真是莫名其妙的人生,对吧,皇兄。
  
      明明在一起,却无法跟心爱的人厮守,相思不能言,相守不相诉,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漫漫不见终日的酷刑,来回摩擦着骨骼,碾磨着血肉,越是靠近,理智崩溃得越快,你挣扎,我也难过,偏偏痛的死去活来都不能说,偏偏痛的肝胆俱裂也不想分开。
  
      你有你的坚持,我不敢任性,你有你的大业,我不舍得你被后世史书口诛笔伐,江山万卷如画,你却被牢牢钉在帝位上寸步不离,一言一行牵动天下。
  
      况且我们之间有太多阴谋诡计在横行,只怕说出来,十分真心都会打个折扣被砍成七分,不敢轻易去相信。
  
      我开始怀念那段半痴半癫的日子,于你于我,或许那才是最好的结局。
  
      阜远舟伸出手,只想这么轻轻的温柔的碰一下,撩开他柔软的额发,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掠过,还有他的耳朵,也轻轻拂过,好像在触碰一个易碎的仲夏之梦。
  
      可是即使前路茫茫,他都不想离开这个人。
  
      从明确自己心意开始,在短短的时间里,却已经让他明白——他爱他,爱到可以忘记自己是谁。
  
      对方的动作太痴迷太温情,让阜怀尧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
  
      阜远舟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低声道:“抱歉,皇兄。”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阜怀尧缓过神,把人揪出怀里让他罚站,冷下脸来开始“审问”,“刚才跑哪里去了?”
  
      以前是三步不离的,现在正常了就开始乱跑了……所谓弟大不中留么?天仪帝莫名觉得惆怅。
  
      知错了的永宁王殿下很老实,立正站好耸拉着脑袋做乖弟弟状,垂下眼睑的时候可以看到兄长雪白衣摆的金色滚边银丝镂花纹,“出宫去了。”
  
      “……出宫?”阜怀尧一蹙眉,首先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出去的?”
  
      大内禁军十万人,明哨暗岗无数,影卫隐匿其中,这样都能避开全部耳目出去?
  
      这么大一个人活生生不见了,负责皇宫暗哨的苍鹭懊恼得差点刎颈自尽。
  
      阜远舟屈指蹭蹭鼻子,异常真诚道:“那什么,宫墙不够高不够厚,晃啊晃,就晃出去了。”
  
      “十丈高三丈宽的城墙不够高不够厚?”
  
      “……好吧皇兄,不是它不够高不够厚,”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会让人觉得太骄傲,“实际上我已经不认为这世上还有拦得住我的墙了。”
  
      他心说苏日暮那家伙以前也常来皇宫溜达,还不是没人发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