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舟万重山 > 第二十章 当年事

第二十章 当年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重重,水道道,夜深千帐灯。
  
      将士们都安营扎寨早早入睡了,连晋找了一个粮堆猫着,叼根稻草仰头看天幕星辰万颗,其中荧惑星和毕宿五高高挂着,熠熠生辉。
  
      他摇摇头,叹道:“果然妖孽当道……”
  
      阜远舟那个文韬武略的妖孽!偏偏他能干起来又利国利民,还有个阜怀尧帮着他……唉。
  
      “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懂得看天象测时运。”有个声音突然从背后阴森森冒出来。
  
      这大半夜的荒郊野岭,饶是连晋再大胆都被唬了一跳,险些抄起家伙打过去——之所以没抄家伙是因为他想到目前连家军里只有一个人会这么阴沉沉的。
  
      “靠!人吓人吓死人啊!”连晋没好气地白了从身后跳出来的人一眼,也亏他还记得原来的话题,“老子会的东西多着去了。”
  
      “哦,不好意思。”扮成青六模样的宫清拉下面罩,耸耸肩毫无诚意道歉——他才不会承认他是故意的。
  
      连晋继续白他,躺下来没说话。
  
      宫清也学着他的样子躺下来,想着他刚才那句话,“新帝登基边境太平,什么叫做妖孽当道?”
  
      “妖孽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不但不害人,还帮人。”连晋咕哝道。
  
      “啊?”宫清挑眉,“那不是好妖吗?”像《白娘子>里的白素贞?报恩的田螺姑娘?
  
      “不是,”连晋严肃滴竖起手指摇了摇,“是那种帮了人说不定哪一天心情一坏就彻底搞破坏的妖孽。”
  
      宫清失笑,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这是什么品种的妖怪,既帮人又害人?
  
      “哎,”连晋翻个身,趴在他身边道:“你还记得三爷不?”
  
      “嗯。”那么一个出众的人想忘记都难。
  
      “你觉得他怎么样?”
  
      “唔……武功很好。”
  
      连晋嘴角一抽,“别对三爷的武功有非分之想了,我是说他人品。”
  
      “统共就见了那么一次面,我能有多少看法?”习武之人最关注的不就是武功吗?宫清无奈,“我只是觉得他有点怪怪的。”行为方面像是个孩子,又不太像。
  
      连晋撇嘴——能不怪么,那就是一个失心疯病人,一个比正常人都聪明的病人。
  
      “你说,三爷和爷是什么关系?”
  
      青衣的男子奇怪:“不是兄弟吗?”他听到那个三爷叫白衣人“哥”的。
  
      “你觉得他们像兄弟?”连晋的脸色有点诡异。
  
      “难道不是?”宫清看他。
  
      连晋头疼状抱头,小小声哀嚎:“我不知道……”
  
      他就是感觉有点古怪,阜远舟粘阜怀尧粘得不像话,阜怀尧对阜远舟纵容得不像话,总之都不像话啊啊啊——他没有想歪,他真的没想歪!!!
  
      宫清好笑,又有些不解,戳戳他,“那两位爷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瞎操心什么?”
  
      能不关他的事么,他的饭碗就是其中一位爷管着的,万一阜远舟造反了,平定叛乱的人不还是他么?倒霉的还不是他么?——连晋没法跟他解释皇家的事,继续抱头郁闷状——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了,怎么感觉阜怀尧和阜远舟之间的气氛那么暧昧呢?
  
      宫清也不管他,仰躺着望天,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这样平静的日子并不多,也许有,那时都没这个心静下来看,跟着军队走了几天,和连晋以及几个亲兵说说话开开玩笑,这里的热闹反而让他觉得心神宁静不少。
  
      连晋郁闷了一通感觉就好多了,抬起头来,正好看见满天星斗倒映在宫清的眸子里,一眼望去好看的不可思议。
  
      他暗暗嘀咕几句,现在的武林高手都是以貌取人的么?
  
      “我说,”
  
      宫清抬了抬眼皮。
  
      “明个儿就到锦州首府了。”
  
      “那又怎么样?”这条是他回家的路,他又不是不知道。
  
      连晋咕哝:“别乱跑。”
  
      “啊?”宫大侠觉得自己听错了,掏掏耳朵——这种嘱咐孩子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连晋认真道:“我知道那个锦州太守刘什么虎奇的挺过分的,但毕竟他是朝廷命官,你可别不能宰了他泄愤。”
  
      宫清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担心什么,顿时好气又好笑。
  
      连晋以为他在冷笑呢,赶紧劝道:“爷说替孙家还个公道,就一定会做到,你自个儿别冲动啊,范行知财多势大,不是你能对付的。”
  
      “你就那么相信那位爷能帮得上我?”
  
      连大元帅自然打包票:“那当然了。”皇上九五之尊金口玉言,他做不到还有谁能做到?“所以说你别冲动,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宫清定定看着他。
  
      连晋被他看得有点后背发毛,忍不住往后挪了挪,“干嘛?”
  
      “要是我宫清得轮到你来说教,”他挑起一边嘴角,“还不如趁早抹脖子得了。”
  
      这不靠谱的家伙还是先管管自己吧。
  
      说完,宫清就好心情地拍拍屁股跳下粮堆走人。
  
      连晋在原地恨恨咬牙——万岁爷快帮他破案报仇吧啊啊啊!他就不怕老担心这混蛋还有血海深仇没报死不瞑目而没敢下重手了!!
  
      ……
  
      阜怀尧和阜远舟当夜是在东宫过夜的,即使喝醉了,多年前就开始代父参加早朝的天仪帝还是在晨光熹微时就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下意识按着隐隐作疼的额头,他看着四周熟悉的摆设有些怔忪。
  
      ——这是,住了多年的东宫的寝宫。
  
      阜远舟抱着他蜷缩在他身边,很没有安全感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生不忍。
  
      他喝醉了?阜远舟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阜怀尧凝神想了一下,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似乎……自己一直在和谁说话?
  
      “皇兄?”阜远舟也被他的动作弄醒了,揉揉睡眼朦胧的眼看他,“还不到早朝的时辰,你不多睡一会儿?”
  
      “你昨晚来的?”阜怀尧问。
  
      阜远舟爬起来甩甩脑袋,彻底清醒,见自家兄长没有什么异样,就知道他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说不明白的失落。
  
      跳下床去桌上端了杯一直温着的热茶,阜远舟递给他,道:“嗯哪,远舟找了很久了呢~~没想到皇兄居然在喝酒。”
  
      阜怀尧喝口茶,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换过了,“常安来过?”
  
      “没啊,皇兄找他?”阜远舟扁扁嘴,表示对皇兄一大早惦记着常安的行为的不满。
  
      “咳咳咳……”阜怀尧被呛了一下,“衣服你换的?”
  
      “嗯哪~~~”阜远舟表情天真无邪。
  
      天仪帝的脸色瞬间有点诡异,“朕昨晚做什么了?”
  
      阜远舟仰头想了想,“皇兄问我选江山还是至爱。”
  
      阜怀尧动作一顿。
  
      “我说不知道然后皇兄说你选江山我说为什么皇兄不回答还要逼我选一个我说不选皇兄说不能不选我说江山是皇兄的我怎么能选皇兄说……”
  
      “停停停!”阜怀尧被他一连串的我和皇兄绕的有点晕,暗自唾弃自己问的是什么蠢问题,“然后呢?”
  
      阜远舟摊手,“然后皇兄就睡着了。”
  
      阜怀尧忍不住吐出一口气,幸好,不然再干出什么蠢事他的兄长形象就全毁了。
  
      “皇兄,”阜远舟忽然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贼笑,“洗澡的时候远舟发现皇兄肚脐下面有个胎记哦~~~蓝色的~~~”
  
      阜怀尧霎时间猛咳。
  
      ……
  
      常安最近很舒心,因为不知什么缘故他们家万岁爷终于不理永宁王了,具体表现为万岁爷金口难开沉默寡言见面都没给一个好脸色,宁王撒泼打滚殷勤讨好卖萌装可怜等一切招数通通无效。
  
      群臣最近很纳闷,因为永宁王殿下老跟着天仪帝上早朝上御书房上议事殿,不是在角落就是在屋顶呆着,偶尔……唔,频繁蹦出来,虽说他非常积极发言解决了不少难题,可是阜怀尧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可怜了那些启奏国事时和天仪帝对话的大臣们被背后灵瞪得汗毛齐齐向皇上问好,声音都抖啊抖。
  
      可是看起来永宁王又不像是失宠了,这情形,倒像是两个人……闹别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